收藏和礼堂|在线留言|联系和礼堂|网站地图

您好,欢迎您光临和礼堂官方网站!
全国咨询热线:400-828-2820

和礼堂

十五年专业品牌

专注冬虫夏草定制直供15年
高端礼品

和礼堂杨新远:寻找

发表时间:2018-07-09 17:12【

  常州坐火车到西宁,要30多个小时。然后再转汽车,颠簸800多公里,这一路段人烟稀少,好在每年的六月是青海美丽的时节,天高云淡,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,绵延到远处星星点点的雪山尽头,往往开过去几公里,都看不见一个人。

  杨新远下了车,4000多米的海拔让他还是有点头晕,虽然这已经是他第6次踏上这片土地——青海玉树。玉树位于青海省的西南,人口中近97%是藏族,这里是黄河的发源地,特殊的地理位置造成了长年高寒的气候,当地藏民更多的靠挖虫草、畜牧、打散工维持生活,纯粹靠天吃饭。

  已有丰富经验的杨新远明白,来早了,虫草才刚刚抽出极细极小的芽,混迹在漫山遍野肥美的绿草之间,很难找到;来晚了,当初的嫩芽已经很茁壮,埋在泥土底下的虫草的养分早被吸收殆尽了。

  六月的玉树,正是挖虫草的最佳时节。

  5年前第一次来玉树时的情景,杨新远还历历在目。那是他在常州开设和礼堂的第二年,和礼堂在南大街的公园路上,经营虫草、燕窝以及其他名贵特产。一年多的经营,让杨新远觉得直接去虫草的产地进货会更有优势——能拿到品质更好的货;也不用再经过多道中间商贩的转手,保证较实惠的价格。

  第一次,杨新远就这么说去就去了,只是听人介绍说玉树的虫草好,至于怎么去,和谁接应,一概不晓。一路周转来到玉树后,他在玉树街上的宾馆里定了一个房间,藏民居住的草原,因为还不熟悉,可是不敢冒冒然就闯入的。

  玉树是虫草的产地,但事实上这里流通的虫草并不多,远没有杨新远来之前想象中的大规模的虫草贸易集市。后来他才知道,西宁和成都才是全国最大的虫草贸易集散地,各处挖到的虫草,最后都会统一运往那里销售。像杨新远这样来玉树收虫草的也有,但是不多,而且大多数是二手商,收好了,再转往西宁与成都。

  杨新远讲信用,收虫草时给的价格比别人高,而且都是付现款,几次下来,和其中几个藏民熟悉了,他们也会陆续介绍自己的亲戚朋友来。

  和藏民们交了朋友,第二年再去玉树,杨新远已经可以跟着藏民一起上山了。六月的玉树,白天气温十几度,晚上降到零下,所以藏民们进山还需要穿棉袍。他们通常是全家出动,学校会在虫草季节特地放假,孩子们也不用上学了,一家三口或四口带上简易的帐篷、棉被、干粮,徒步上山。当然,条件好点的家里或许有拖拉机,不过也只能开到山脚下,要上山,靠的还是双脚。

  一般走上两三天,进入人烟更加稀少的山区,就可以开始寻觅虫草的踪迹了。杨新远跟着一起上山的人家,男主人叫扎西,全家共有四口人,一男一女两个孩子,女孩14岁,男孩10岁,再加上两个大人。第一次看他们挖虫草,杨新远吓了一跳——每个人都跪在草地上,或者可以说趴在地上,身子紧贴着地面一点一点匍匐前进,为的是不错过任何一棵小小的虫草,这哪里是草啊,说它是金子也不夸张呢。

  到了傍晚,他们就把帐篷扎在山谷里,那个山谷,远远望去,可以看到已经有好几顶白色的帐篷稀稀疏疏地散落在草原之上。扎西说,他们都是来挖虫草的。

  其实,杨新远的这位扎西兄弟或许并不叫扎西,“西藏人的名字太难记了,”他说,“男的我都叫他们扎西,女的都叫卓玛。”

  扎西一家和当地其他牧民一样,都已告别了传统的逐水草而居的生活,基本算是定居。但是他们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并没有太大改变。扎西家有70多头羊和40多头牦牛,这也是他们家的全部财产。每年随着牲畜放牧季节的变化,他们全家也变换着自己的居所,因此他们在草原上有好几个家,一个在村子里,前几年在政府的帮助下刚修的;第二个家在他们的冬季牧场,离第一个家有5公里的路程,冬季寒冷,不得不把牲畜赶往那里过冬;第三个家就在他们的夏季牧场。

  而为了挖虫草而安扎的这个帐篷,与其说是家,不如说是流动营地。每年这个时候,全家人挤在这个小小的帐篷里,一住就是一个多月。那次杨新远跟着他们一起挖虫草,到了晚上,扎西一再邀请他留下来,和全家一起住帐篷,盛情难却,杨新远当晚就留在了他们的帐篷里。

  帐篷不大,里面的陈设也尽量简单,除了一个土灶,其他的就剩睡觉的地方了。所谓睡觉,就是在地上铺一层羊皮,再盖上被子。晚上,热情的扎西一家用肥美的牛肉和酥油茶招待杨新远,不过那种用生牛肉腌制的食物,腥味很足,一般人还是吃不惯。接下来,还有更热情的事呢,晚上睡觉,扎西一再要求杨新远睡在他和自己老婆卓玛的中间,“当地人很实在,很淳朴,一旦他们信任了你,就会对你很好,‘我的就是你的’”杨新远说,不过这样的热情还是有点难消受,也不知道他那一晚夹在这对夫妻中间是如何入眠的。

  去了几次玉树,杨新远摸清了虫草买卖的“组织结构”,在“一线”山区找寻虫草的藏民,属于这个结构的第一层,下来就是转商——什么意思呢?答案就在这个“转”字上,他们也跟着大批寻找虫草的藏民一起进山区,然后在山头上转悠,发现有人挖到了虫草,第一时间把它们买下来。集到一定数量,转商就要出一次山,把虫草转卖给坐商——坐商又是什么意思?答案也落在这个“坐”字上,担任此角色的一般也是当地藏民,那种有信誉有经济实力的藏民,他们就不用像转商那样,每天辛苦地在山头上转悠了,坐在家里,等着送货上门就好了。

  至于批发商,就好理解了,坐商的上家,直接从坐商手里拿货,大多数直接在西宁或成都的虫草集散市场开有店铺。

  了解到了这些,也更加坚定了杨新远当初的决定,直接到出产的源头来找寻虫草,一定能找到性价比更高的东西。

  每年一个多月的青海之行,给杨新远留下深刻印象,还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对自然的敬畏,那些祖祖辈辈留下来的最原始的生活方式,“用现在时髦的话,就是很环保”。

  比如挖虫草这件事,上山挖虫草的人,除了本地藏民,这几年多了好多慕名而来的人,杨新远留意观察后发现,他们挖虫草的方式很不同。藏民挖虫草,把虫草连土挖出来后,找出其中的虫草,会把挖出来的泥土继续填回去;而如果是外来的人,被他们挖过的山头,会留下一个个的坑,来年开春的时候,这些地方就不再长草了。

  从2004年开始,杨新远每年都要去青海玉树,和当地的藏民同吃同住。那里有一种让当地人和慕名而来的采购者同样虔诚向往的宝贝——冬虫夏草

  最近,刚刚从青海回来的他,给我们讲述了那块神秘土地上的人与虫草。